消息来源: 作者: 粮食 日期: [2016-05-12]
 

  2015年12月7日至11日,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实现了印制行业历史上的第一次合作。

  契机:我们要上央广啦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11月12日第五套人民币新版一百元券的公开发行,“土豪金”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借着不断兴起和升温的“人民币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以下简称央广“经济之声”)栏目也把目光对准了印钞行业,希望抓住这个焦点,从这里说开去,讲述人民币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生动的设计印制故事,增进广大听众对印钞行业的了解、对钱币文化的认知,节目的名称就叫“走进人民币”。这也算是对中国新时期钱币文化的尊重与致敬吧。

  一直以来,印制行业在大众心目中神秘而封闭,以至于社会上时有一些误解和讹传。随着行业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近年来,总公司不断加强对外宣传,持续推进中国印钞造币品牌建设,树立印制行业在社会的良好形象。借助社会主流媒体,包括《人民日报》、《工人日报》、《金融时报》等,总公司广泛宣传印制行业,宣传印制员工。时至2015年末,没成想扩大行业影响的宣传契机又悄然来临。正好,央广“经济之声”的设想与总公司开放创新、加大对外宣传的思路高度契合。“印钞那点事儿”即将搭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这个影响巨大的、覆盖到全国的权威媒介,把中国印钞造币品牌推向全国。

  按照事先的约定,12月1日下午,总公司宣传部长王辉在北钞公司党委副书记孙晓刚陪同下,同总公司原宣传部长朱继红、北钞公司企业文化部副主任梁建一起,在北钞公司接待了央广“经济之声”的两位美女主持——朱晓婷和李羚瑞。

  王辉和朱晓婷先后谈了录制此次节目的缘由和目的。王辉再次强调了加强对外宣传的重要意义。他对朱继红和梁建说,这次您二位将以印制行业专家身份,代表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肩负起对外宣传印制文化的重任,任务不轻啊!朱晓婷则表达了对印制行业及钱币文化的好奇和关注。朱继红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访谈提纲,大家一边看提纲一边商议着如何做好这档节目。梁建是北钞乃至印制行业都颇有名气的主持人和播音员,第一次要走进央广直播间他满心兴奋和期待,但当他听到这档节目六天后就开播了,而且还是每晚九点到十点连播五天时,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预感到这将是一场不轻松的战斗。

  准备:别把节目整成教科书

  节目开播的时间一天天临近,两位受邀嘉宾和美女主持之间的沟通一刻也没有停过。沟通的主要内容就是如何讲好这五套人民币。

  按照掌握的材料,需要讲的内容很多,远不是五次访谈就能包括的。但时间有限,只能选取其中最主要的部分讲给听众。选取哪些部分便成了关键。朱晓婷提出两点希望:一是要有代表性,二是要有故事性,千万不能把节目内容整得跟教科书似的。这就需要两位嘉宾把他们脑子里的东西重新过滤一遍,重新编排,突出故事性和趣味性。

  朱继红、梁建在紧张的准备中

  就形式而言,如何吸引听众,这也很关键。照本宣科地去讲当然不行。嘉宾和主持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终于打开了思路,就是在每天开播时先抛出一个当下大家都十分关心的话题,然后由嘉宾进行正面讲解、答疑释惑,再慢慢切入到正题,把需要介绍的人民币历史知识介绍给大家。比如在介绍第二套人民币苏联代印人民币时,先由当下币市上火热的“苏三币”切入;在介绍第三套人民币时,先从对小时候使用过的“大团结”的记忆说起;而介绍第四套人民币时,先由票面上的人物是否有原型的争论引入……如此一来,很快就能吸引听众的注意力。

  直播在即,李羚瑞很快把采访提纲发给了朱继红和梁建,里面详细列出了访谈内容和播出顺序,并在每条内容后面注明了播出时间。朱继红和梁建也按照提高很快分配好了“角色”。

  直播:我们真是蛮拼的

  12月7日晚八点半,朱继红和梁建一起走进了神秘的央广。来到四楼直播间,看着楼道里都有武警站岗,比印钞厂把守得还要严,梁建颇为感慨地说,多少年来,我无数次经过央广,多少次把目光投向这里,猜测着里边的每一个房间都是做什么用的,想象着直播间是什么样子。今天,好像不经意间就走了进来,还是以所谓的“专家”身份走进来的,想来挺有意思。

  主持人、两位嘉宾直播前沟通情况

  还没等二位专家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被请到了直播间里屋,开始了直播前的最后准备。梁建心情有点忐忑,悄悄地对朱继红说,朱部长,我怎么手心儿里有点冒汗呀。主持人安慰他们说,没关系,直播就是聊天。你们是专家,敞开聊呗。嗬!两位嘉宾互相看看,心说这可是直播节目,就是再熟悉,也不敢敞开聊呀!

  九点钟节目准时开始。主持人和嘉宾相对而坐。嘉宾们按照两位主持人的提问进行各自的讲述,先是朱继红介绍行业概况,到底是什么人在印钞,澄清了社会上某些传言。接着,梁建针对主持人的提问——社会上关于人民币的种种误传,进行讲述。一开始还是按照提纲的顺序在谈,谈着谈着就有点乱了,遇到感兴趣的问题主持人就直接发问,也不管提纲了,嘉宾们只好赶紧顺着他们的提问解答。由于是直播,根本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原本心里上有些依赖提纲和资料,如此一来就显得有些不适应,后来才慢慢好些。毕竟这是两位嘉宾第一次走进电台直播间,又是鼎鼎大名的央广直播间。看到两位美女主持一直是谈笑风生、运用自如的样子,令两位嘉宾好生羡慕。

  直播进行中

  直播中,由于没有经验,也出现过一些小疏漏,比如:现场要求,一位嘉宾说话时,另一位嘉宾要适当远离话筒,不能出声。但梁建在讲完话后,依旧对着话筒,以至于喘息的声音都传了出来。经过美女主持笑容可掬地提醒,才马上改了过来。再比如:有时遇到主持人问一个事先没有准备过的问题时,朱继红和梁建会互相谦让:你来回答吧。这样也是不行的。美女主持事后指出:你们可以用手势相互谦让,但是绝对不要发出声音。当然,类似疏漏只出现过一次到两次,经过提醒后,就再没有出现过。

  整理好的直播文案

  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一点在直播节目中体现得十分明显。比如:计划讲十个内容,也分好了时间,但是一旦直播开始,就由不得嘉宾了,一切都要靠主持人掌控。一个小时时间,除去广告和主持人的陈述,留给嘉宾介绍正题的时间极其有限,如果再遇到前面有些问题讲得多了、超出了预定的时间,最后的结果就只能是:割舍掉一些问题了。因为节目就一小时,这是雷打不动的。因此,每期节目录制下来,总会留下一些遗憾。有些甚至是嘉宾们特别想介绍的内容也由于时间关系不得不放弃了。为此,他们甚至想在行业内部打一个广告说明:我们不是不想在节目中介绍你们,实在是没有时间了,请大家见谅啊!别怪我们,我们也是尽了最大努力了。

  反复修改的文案

  记忆:这是对印制行业最好的宣传

  五天和一天,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时间概念。

  对于两位嘉宾来说,直播一天,拼力准备一下就行了。哪怕为此熬个通宵都行,反正任务完成第二天就歇了。在我们的记忆中似乎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可是连续直播五天,那可就不是拼体力那么简单了,那是连续作战,既拼体力又拼脑力。白天,要正点去上班,完成正常工作,还要抽出时间紧张地准备相关素材。晚上,直播间一坐就开聊。回到家再兴奋一会儿,睡觉时已经是很晚了;第二天依旧正常上班,继续重复昨天的拼搏故事,晚上再继续聊。第三天、第四天,连续五天时间,脑力和体力都面临着严峻考验。那段时间,对于年龄加起来已经100多岁的两位印制文化专家来说,真的是“蛮拼的”。

  但他们也是高兴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不是两个人在战斗,他们是在代表整个印制行业在战斗、是在代表三万多印制职工在战斗。毫不夸张地说,两位嘉宾在直播时一直能感受到行业里的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们,无数双耳朵在倾听着他们。正像第一次直播结束时,王辉部长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表示祝贺。第二次直播之前,颇有影响的北钞公司“精诚541”微信已经把直播消息播发了出去,并得到很多人的积极回应。直播期间,总公司微信也播出相关信息。那些天,两位嘉宾也分别接到过不少电话和短信,一是表示祝贺,更多的是表示对这件事情本身的关注和支持,对新常态下印制行业走向社会的自豪和振奋。他们无比动情地感慨到:从央广电台里听到你们介绍的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倍感亲切,备受鼓舞。这是对我们印制行业的最好的宣传。

  直播结束后合影留念

  五天的央广直播结束了,洗去周身疲劳,留给两位嘉宾——朱继红和梁建的是一段难忘的、美好地记忆。这难忘、这美好,不仅留在了他们的记忆里,也留在了印制行业2015年对外宣传的“记忆”里。

 

版权所有: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