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来源: 作者: 粮食 日期: [2016-05-12]
 

  编者按:近日,笔者在查阅历史档案中发现这样一段记载,就是北钞公司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曾经经历过的一段面向市场开拓凹印产品的史实资料,觉得很有意义,特别是对于今天新常态下的印制人所面临的转型发展,更有启示意义。在此,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1958年6、7月间,北钞职工在认真学习了党的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精神之后,情绪很高,干劲很足,提出要在北钞实现新的跃进计划。但当时的形势却是,凹印生产任务即将结束,所有工序面临着没活干的情况。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印制行业按计划生产,人民币的需求量逐年减少,各印钞企业普遍存在“吃不饱”的现象,很多企业经常是一年之中前几个月就把全年的生产任务完成了。这种生产现状显然与党的社会主义总路线精神是不相符的,同广大职工的干劲和热情是不相符的。看着北京市各个工矿企业已经开展了轰轰烈烈、生气勃勃的生产跃进行动,而北钞这里却面临着停工停产,很多职工焦虑万分、忧心忡忡。

  1958年的北钞厂大门

  很快,有人提出,要紧紧抓住凹印生产这个“瓶颈”,开展多种经营,向市场找门路、找出路,实现凹印生产的新突破。其实,这个创意早在几年前就有人提出过,只是当时生产任务还算饱满,因此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反响和共鸣。新形势下,这个问题被再次提出来,引起了巨大争论。

  新的思路遇到观念上的阻力

  一石激起千层浪。

  “凹印生产走向市场”的提议在北钞引起了巨大轰动。支持者甚多,反对者也不在少数。这种阻力不可小觑,最主要是观念上的。当时,从上到下,都存在这些思想,概括起来主要有:

  “高大上”思想——认为凹印历来是印刷有价证券的,这是它独特的工艺特点所决定的,这种工艺只能印制有价证券。如果印制一般印刷品,比如信封、商标等活件,那就等于糟践了这门技术。

  “保密丢失”思想——认为利用凹印开展营业品生产势必要不断的同社会上的商业机构进行接触、打交道,商业往来之间不利于凹印本身的技术、特别是钢版雕刻保密。

  “技术上行不通”思想——认为凹印搞营业活件在技术上是行不通的,难以依靠技术进行支撑。就拿雕刻来说,刻一块版要两到三个月时间,版还没刻出来,客户早就等不及跑了。他们举例说,前年制作人寿保险单,整整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才印好。退一步说,凹印即便能搞营业活件,也只能是少量的,不可能像胶印那样,几天之内就能印制出来。因为单凭刻版这一点就很难保证要求。

  “成本太高”思想——认为凹印的油墨擦布耗用量大,加工工序多,印的数量又小,成本很高。如果依据这些跟客户谈价格,客户肯定早就跑光了。

  由于以上种种思想的存在,虽然几年前也曾经有人提出来要把凹印推向市场,但是最终总也没能实施。北钞就一直循规蹈矩地按计划印制有价证券,始终没有打开市场这一关。上半年虽然再次提出这个思路,但却依旧阻力重重,难以落实。

  开展大讨论,解决思想不统一问题

  1958年,按照总路线精神,印制行业第十四届厂长会议确定了积极开展“多种经营的方针”。随后各厂掀起了轰轰烈烈的讨论和制定增产跃进计划的高潮。上半年提出的凹印走向市场的思路再次被提出来以后,成为了摆在北钞党委面前的一个重要的紧迫性课题。

  当时,厂党委针对能否实施跃进计划的问题,专门召开了设计、制版、凹印等车间和有关技术人员座谈会。当时的名称很有意思,叫“誓师座谈会”,听着就那么有气势。

  钟楼前的人流图

  这个座谈会,主要解决了三个如何应对的问题:

  思想上如何应对。面对凹印工序不断面临的随时停工的危险,我们必须要统一思想,迎难而上。凹印必须走出去,这既解决了北钞面临的实际困难,也贯彻落实了印制行业提出的“多种经营”的思想,同时也符合党的总路线思想。

  雕刻制版如何应对。雕刻制版方面要进一步解放思想、锐意创新,要积极探索提高雕刻制版速度,既要保证质量,也要保证速度。当前主要是保证速度,提高效率。

  凹印如何应对。要特别强调各个工序之间的相合协作和密切配合,要积极应对可能出现的凹印技术上的问题,依靠集体的力量攻坚克难,为凹印生产提供技术上的保证。

  通过开展大讨论,大家最终达成一致共识,即只要下定决心,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相关部门在现场也是摩拳擦掌、纷纷表态,表达了要干好这件事情的决心。

  设计室提出:雕刻制版能够改变过去的一些陈旧的方式方法。具体说,能够做到又好又快。“甭看到月底还只有十二天,但我们也能保证雕刻出34块版,粘出270种样子”。

  凹印车间提出:“设计室能刻出什么版,我们就能印出什么版,保证不在我们这里出现任何问题”。

  制版车间提出:“只要原版刻好,我们保证能很快印出大版,这一点请组织放心”。

  经过热烈的讨论,大家统一了思想,坚定了决心,最终的结论是:只要有丰产的思想,就会有丰产的结果。

  内外推动,立即行动起来

  方向确定以后,全年的凹印品生产计划很快制定出来,并迅速投入到实施阶段。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期里,提高效率、只争朝夕成为人们工作的一个新常态。

  厂里及时抽调了对外兜揽营业活件的专职人员,与营业科密切配合,四处奔波,找到了文化用品公司、进口公司等七个客户。承揽了印制信封、商标、封面等多种活件。

  活件有了,生产上如何提供保证。在生产组织上,迅速对设计、制版、凹印等安排了具体的进度日期。第一套版(全国名胜风景旧原版)从原版翻制二原版、刻花线、刻线、制作大版,如果按照过去的生产进度,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制作这套信封,只用了十一天时间,就完成了十套原版大版。第二套版(长江大桥图案)的雕刻仅用了三至五天时间就完成了十块原版(过去最少得二十天),比过去快了二、三倍,效果还好。经过设计、制版、凹印等车间的苦干,第一个月就完成了800多色令,为开辟凹印活件奠定了基础。

  活件出来了,市场上如何提供保证。印钞凹印品不到市场上走一遭,是看不出来它的价值的。这一点跑市场的同志们深有体会。起初,文化用品公司订印信封时,只订印100色令。因为究竟凹印效果怎样他们心中也没有底。但是,等到第一、二套信封印制出来时,客户惊呆了,这简直是精美的艺术品。虽然价格高了一些,但是很快销售一空,客户们对此非常满意。他们主动找到北钞,希望多订一些,并提出把凹印这种印刷艺术连图样及雕刻特点全部登载在市场上颇有影响力的《文化用品》[半月刊]上,以求广泛传播,让社会更多的人了解凹印、认知凹印。后来据文化用品公司的负责同志讲:文章刊登后很多地方提出来要订货。文化用品公司供销站经理亲自来到北钞摸底,希望这种印品北钞能够长期印制下去,希望彼此之间保持住一种长期的合作关系。在这之后,文化用品公司再到北钞订货,就不再是100色令了,逐步地提高到了500色令(如国防体育、北京名胜风景、全国名胜风景等),甚至更高。

  职工们走出大楼

  从以上事实北钞人得出结论,只要印出的产品适合群众要求、适合市场需要,就一定会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这给凹印的同志们增强了信心,彻底打消了凹印不能生产一般营业活件的思想顾虑了。  

  在实干中解决问题,实现新的突破

  其实,在北钞内部具体的设计、生产过程中,也是经历了一番苦战。这些都在北钞人的记忆中深深地留存,成为了他们挥之不去的难忘经历。那些突破,源于他们的大胆和自信,更源于他们对北钞深深地热爱和责任的担当。

  设计雕刻的突破,体现在创造了新的工作方法。

  凹印印制一般营业品的思路和方向确定以后,设计室能否选好题材、又快又好地雕刻出原版,就成为了整个生产的关键。在这方面,设计室的同志们也是蛮拼的。那段时间,在设计室内部,也展开了大讨论。通过讨论,大家统一了思想、提高了认识。大家决心不负众望,攻坚克难,突破设计瓶颈,实现新的跨越。

  如何选材:主动走出去。他们派出专人到北京市各个图片社去寻找材料,回来后设计图样。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与人家沟通也存在顾虑,但是后来完成任务的心理压倒了一切,一点点地逐渐打消了顾虑。

  钟楼前的四大伟人像

  如何雕刻:采用手工雕刻和机器雕刻相结合的方法。按照过去的方法,雕刻都是点线均正,必须一针一刀地刻。经过大家想办法摸索,实现了突破。他们采用手工雕刻和机器雕刻、用药水腐蚀相结合的方法,有效提高了进度。如过去雕刻天、水或者建筑物线条,大部分都用针子、刀子雕刻,但这一次他们采用了机刻的方法,上一次蜡,腐蚀一次,这样的操作在时间上就缩短了好多倍,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而是几天就完成了。其效果还比以前更好了。制作一套信封(十个图案)仅仅一个晚上就可以完成一套版。

  毛泽东头像雕刻样

  毛泽东诗词雕刻样

  那段时间,设计室同志们的干劲从年纪大的工程师到新入职的练习生都是空前高涨。他们连续三四个月每天都是早来晚走,夜里工作到十一、二点。有的早上四点就开始上班了,有的干脆把铺盖搬到了工房里边,困了就睡一会儿,醒了起来接着干。经过四个月的苦战,终于取得了重要收获。比如按照1958年全年制作的213块版计算,后四个月的时间就雕刻制作了189块版,占全年的88.73%。雕刻制作了封面、书签、打字蜡纸、商标等多种雕刻新产品。正如有的同志讲的:过去设计室都是文绉绉的,今年真是静海中掀起了巨浪。

  原材料的突破,体现在战胜了材料不足的种种困难。

  雕刻版没有新原版,没有新轴,大铜版也很少。面对这些困难,设计制版人员经过研究决定利用旧的原材料。他们拿出过去用过的留下的旧的大版,把花纹鉋去,裁成一个个小块当作原版使用。把过去用过的旧轴退火,花纹鉋去当新轴使用。使用这种再生版、再生轴,在技术上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但是经过大家改革创新,解决了一个个技术难题,使用下来,旧轴和新轴体现在产品质量上不相上下。可以说,充分利用这些沉睡多年的废料,很好地克服了没有新版、新轴的困难。

  凹印技术创新上的突破,体现在通过改进印刷方法有效地节省了原材料。

  割墨辊:解决耗墨量大的问题。凹印一般产品(营业活件)与正式任务(人民币生产)没有什么区别,但因为营业活件图纹面积小,光版面多,耗墨量比较大。技术人员经过研究采用了割墨辊的方法,即在靠版处加一个小墨辊,把版面的墨传导到小墨辊上,使得小墨辊的墨在版进入到大布架子时,将墨传递到没有墨的版面丁字线上,印出的产品四边就都有了丁字线。这样的操作就节省下了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五十的油墨,约合节约油墨16082公斤。

  人工续纸:解决铺纸不准的问题。由于营业活件都是单面印品,背面铺纸没有丁字线,纸张规格又小,将纸摆正有一定困难。经过技术人员研究,采用铺纸板按上死规矩,由人工续纸,这样就很好地解决了由铺纸不准造成的纸张歪斜的问题,提高了产品质量。

  时刻注意市场反馈:解决与市场良性互动的问题。凹印车间全体职工牢固树立市场观念,打破了过去的种种思想顾虑,目光向外,在对内注意产品质量提升的同时,努力倾听市场上广大人民对于产品质量的反映,不断地吸取意见,改进和提高产品质量,实现了与市场的良性互动。

  结果喜人,创新之路催人奋进

  经过历时四个月的打拼,北钞人终于用汗水打开了凹印品生产门路,用当年党委总结里的一句话说就是:“给国家增加了印刷艺术新的内容,为我国一般印品开辟了新的历史一页”。

  这期间共设计制版353种,创造产值107万元,完成上交利润19.2万元。除了这些数字之外,更直接的效果是:减少了停工现象,保存和发挥了技术潜力,推动了主业生产的技术提升,给国家积累了财富,使得北钞凹印品活件畅销全国各地,得到了客户的一致好评。

  人民公社画史图样

  其实在1958年,由于生产任务急剧减少、面临停工停产并承受着巨大压力的不光是凹印车间,也包括了企业的各个部门。

  当时,除去凹印车间想方设法努力开辟市场凹印产品之外,各个部门也都开动脑筋想办法,解决生产任务量问题。比如:胶印车间承接印制挂历等营业品活件,机修动力部门开辟向市场提供制造小电机业务,检封车间发挥人员优势,向社会承接了书刊折页、糊纸盒等业务,同时也作一些其它小型活件。这些举措都大大地缓解了由主业生产任务量严重不足而带来的巨大压力。

  画报装订流水线

  北钞退休老干部栗淑琴在一份回忆中曾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那个年代厂生产任务减到0.47%,面临停工待业的严重威胁。除精简1400名青年职工支援地方工业外,留下来的职工,党委决定千方百计大搞多种经营。我们检封车间加工无线电元件和小型变压器成品最后一道工序。这需要边干边学,大家都不怕辛苦和劳累。下夜班后,就乘坐10路汽车到大北窑电子厂(718厂)学习技术。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企业增收。当1959年厂被光荣地评为全国群英大会先进集体后,大家都开心地笑了,感到无比的骄傲。当年,新闻制片厂还拍摄了各车间工人热火朝天劳动工作场景的纪录片,向全厂职工放映。大家看到自己的镜头非常开心。

  通过这次开发生产凹印品并推向市场,北钞人总结出四点经验,为今后进一步更好地开拓市场,争取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放思想、真抓实干,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这是最重要的收获,就是思想观念不能落后,首先要敢想。想都不敢想,就什么都干不成了。这次凹印品走向市场,破除了迷信,冲破了多少年来遗留下来的凹印不能印刷营业活件的层层障碍,给凹印品生产开辟了前所未有的广阔途径。

  自动配页机生产

  在迎接挑战中抓住机遇、锻炼设计雕刻队伍。通过实战,为雕刻制版培养了很多后备技术力量。如设计室过去不能雕刻人像的,现在也能拿起刀来雕刻人像了;过去只雕刻一种简单装饰的,现在也能雕刻出较为复杂的各式图案花样了。技术也比以前提高了,整体技术力量得到了完全的提升。这就是锻炼带来的结果。这些成绩的取得为今后进一步开展凹印多种经营以满足广大人民对文化生活的需要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面向市场中锻造出一支高素质、高水平、能打硬仗的凹印技术队伍。在这次凹印品生产过程中,凹印车间训练了不少铺纸高手,为车间增加了新生力量,并且也丰富了调墨的技术知识和印刷技术知识。更重要的是通过锻炼保存了印刷技术力量,稳定了工人的思想情绪,鼓舞了大家的干劲。

  树立以市场为导向的思想,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印品。这次凹印品生产无疑丰富了人民的文化生活。凹印信封的出现给市场增添了新的花样,同时,也给祖国在印刷战线上增添了光彩,使广大人民的文化生活日益丰富多彩。

版权所有: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