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来源: 作者: 粮食 日期: [2016-05-20]
 

      写在前面的话:
  伴随新版人民币一百元券的问世,有关人民币的各种知识介绍、逸闻趣事、历史揭秘开始热炒起来。一时间甚嚣尘上,各种信息纷至沓来、铺天盖地,再加上收藏界对相关信息的添油加醋,更令人眼花缭乱、难辨真伪。毫无疑问,各种一知半解的夸张演绎和各种言过其实的内幕揭秘极其严重地误导了广大受众,严重地影响着钱币文化研究的健康发展。
  作为职业印钞人,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误传无处不在——对人民币基本常识认知混乱的几种表现
  ——对人民币制造者身份、职业的误传
  印钞者都是劳改犯、死刑犯?这是一种最普遍、流传最广的认知,也是听起来颇具合理性的认知,就是:干印钞的都是那些判了重刑的罪犯,或者是等待枪毙的死刑犯。为什么?很简单,他们都是呆在里边出不来的人了,让他们印钞票,根本就不会担心产品被盗。这话听起来有道理,实际上很荒谬。直截了当地说吧,什么人才能干印钞,事实上和他们的认知正好相反。国家对从事印钞的人选是有着严格规定的。凡被录用人员都要通过严格政审。如果历史上曾有过(记住,那怕是曾经有过)偷窃和赌博行为,那都是根本不可能踏进印钞企业大门的。而且随着科技的发展、印钞机器设备的自动化程度不断提升,对印钞机操作员工的要求也是不断提高。一线员工队伍的知识结构也在不断提升。可以说,不具备高素质、高水平,你是根本进不来印钞企业的。
  钞票随便印、随便发、随便拿?交流中经常听到有朋友说:你们干印钞的不错呀,缺钱了就开动机器印点!年底了就每人随便拿点!这话听着是玩笑,但很多人信以为真了。更多的不说,只讲一点,就可以澄清这种错误认识。在每天生产过程中,所印产品哪怕缺一个角,都是不能放过的,都是不能下班的,都要把它找到为止。经手必数,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原则。一个角儿都如此,何况整张产品呢。可以说,在我们印钞员工眼里,就没有“钱”这个概念,有的只是“产品”的概念。

  印钞者进出厂大门都要被搜身?关于这点,也是说得有鼻子有眼儿。我们常说,新中国都成立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搞进出厂门搜身那一套呢。回顾印钞发展历史,新中国成立之前,印钞企业确实存在着进出厂门搜身的现象。但那是过去的事情,新中国成立之后很快就把这项制度废除了,一直到今天。现在是法治社会。保证产品安全主要靠的是科技的力量,还有就是员工的高度自觉性。
  ——对印钞发展历史的误传
  《金融时报》等专业报纸的误传。
由署名红梅撰写的、刊登在2013年1月25日《金融时报》[文化周刊—钱币收藏]栏目的题目为《我见到的第一张人民币》的文章,区区不到一千字的小文,竞有九处错误。有些属常识性错误,有些属语法性错误,出现错误之多令人无法容忍,且该报属中国人民银行机关报,数绝对权威性报纸,出现这种低级错误就更令人不可原谅。我曾在一篇文章中专门就此详细分析过,在此仅列举一二:
  第三自然段开头说:“中国人民银行成立至今,已近半个世纪”。而实际情况是从1948年1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成立至今已有64年。该文第四自然段说:“经山东省人民政府和陕甘宁、晋绥边区政府同意”。而实际上这句话准确表达应该是“经山东省政府和陕甘宁、晋绥两边区政府同意”,删掉“人民”,加上“两”。短短一句话,错了两个地方。

  《金融时报》相关文章图片

  《人民币读本》等专业书籍的误传。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陈雨露主编的《人民币读本》一书第一章第四小节后半部分在不到900字的介绍人民币知识的段落中竟然出现四处明显错误,这里仅举两例:
  原文:为适应国民经济建设之需要,特商得山东省政府、陕甘宁、晋绥两边区政府的同意,统一华北、东北、西北三区货币。正确表述应为:为适应国民经济建设之需要,特商得山东省政府、陕甘宁、晋绥两边区政府的同意,统一华北、华东、西北三区货币。去掉“东北”,改为“华东”。原文:1962年4月20日——1974年1月5日(在这一阶段发行了)第三套人民币。正确表述应为:1962年4月20日——上世纪末(在这一阶段发行了)第三套人民币。

  

  《人民币读本》相关文章图片

  《春妮的周末时光》里相声名家的误传。记得有一期采访一位相声名家。他坐下来就拿出一张第一套人民币壹仟元纸币侃侃而谈起来:第一套人民币最早是1948年在西柏坡发行的,当时发行的最大面额是一千元。短短一段话,出现两处错误。第一,第一套人民币最先是在石家庄发行的,而不是西柏坡。第二,当天发行的是三种面额的纸币:五十元、二十元和十元,而没有壹仟元。这样颇具影响力的节目、这样的名家身份、这样的生动的语言,得具有何等的误导功能呀!
  ——对印钞设计等相关知识的误传
  人民币上的人物有原型?
这个传得五花八门。流传较广且影响较大的有:第三套人民币壹圆券上的女拖拉机手,第四套人民币一元券上的少数民族人像,第四套人民币两角券上的少数民族人像等等。记得前年由北京电视台某位著名主持人主持的一档收视率极好的访谈栏目还专门为此做了一期节目,采访了当时的两个所谓原型人物。激情绽放、侃侃而谈,加上收视率极高的电视节目的推波助澜,很多人还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难道人民币钞票上的人像真的能够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具体的原型吗?我也曾就这个问题专门写过文章,现在此再赘述几句。

  相关电视节目图像

  以第四套人民币设计为例,据了解,第四套人民币从10元开始到1角,正面主景都是我国有代表性的民族人物头像,这些钱币上的人物形象素描稿均出自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侯一民之手。

  记者采访美术专家侯一民、邓澍先生

  记得当记者就这个问题向侯先生求证时,侯先生当即予以否定,“胡说八道,别理他们。我们当时创作时都是虚构的人物,根本没有张三或李四的原型。”侯先生一语道破天机,一针见血地说出了人民币上人物设计的本质问题。人民币上的人物形象都是虚构出来的,根本没有什么原型人物。概括侯先生的观点:人民币上的人像根本就不是具体指的哪一个人,即便是当初因为工作需要画了你,你也只是众多被画者之一。要知道,真正最后印出来的钞票上的人像,它一定是综合了众多人物的众多特点,决不能说明这个人就一定是你本人。但现在这种误导可以说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电视片《人民币的故事》曾在深圳卫视播出,还被传到了网上。问题也出在人民币的人物原型上。该片用了很大篇幅描述所谓当事人的讲述。由于是电视媒体,受众面广,所以一经传播,便极易产生严重误导。

  相关电视片图像

  人民币上行名谁书写的?这个问题也是由来已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就开始存在争议。各种说法都有。笔者手中有一份2007年5月26日的《北京晚报》,第12版的主要位置刊登着这样一则消息:《书法家钟灵昨天告别“人民”》,文中谈到:著名书法家、美术家钟灵,是中国人民政协会徽和我国国徽的设计者之一,是人民币“中国人民银行”六字的书写者。后一句话显然与事实严重不符。
  中国人民银行早在1986年,在《新闻战线》第三期就刊登了中国人民银行印制总公司的文章《人民币上的汉字到底是谁写的?》,阐明了真正的书写者是——马文蔚老先生。时至今日,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但除去这则报道以外,社会上还有一些其它的关于行名书写者的误传,且这种误传至今还存在着。某些专家、学者在座谈、讲座中时常提起,造成了很大的混乱。
  ——对人民币发行、印制及钞票类别的误传
  关于第六套人民币发行的误传。
去年有一段时间,社会上,特别是网络上、微信上传得比较猛烈,迷惑了很多人,以至于不少人认为第六套人民币很快就要面世了。其实,稍有些人民币常识的就可以识破这种虚假的传闻。因为在这些传闻中,所列举的各类版别的钞票图样很多都是我们十分熟悉的。比如:传闻中所说的第六套一百元券,用的图样就是我国第一张人民币塑料钞票——迎接新世纪纪念钞。五十元券用的图样就是建国五十周年纪念钞。十元券用的图样就是北京第二十九届奥运会纪念钞。

  传说中的第六套人民币部分图样

  胡乱拼凑、杂乱无章,就是这样一锅“乱炖”,居然骗过了社会上的很多人,蒙住了很多人的双眼。
  关于四种问题货币的误传。对四种问题货币的认知混淆严重地导致了对问题货币定性的混乱,阻碍了钱币研究按照一个健康的道路发展。本人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对四种问题货币有过详细的分析和论述。今天不妨再来简单唠唠,以加深各位印象,避免再出现类似误传。我们所说的四种问题货币主要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错版币——分错版币(设计中出现的错误)和残次币(印刷中出现的错误)。第二类是假币——分篡改币(在真币基础上的纂改)和伪造币(完全是假币的概念)。

  假钞图样

  不同的概念,定义和内涵都是不一样的,特别是两大类问题货币的性质是不一样的。第一类讨论的范围基本上还在收藏范围之内。第二类就属于违法犯罪了。这些需要严格捋清楚,不可混淆。但目前在社会上,经常可以看到把这四种情况混为一谈的现象,如把错版币当成假币,把残次币当成篡改币,或者举了大量残次币的例子,后面又把它归结为假币,声称要严厉打击,或者把这四种概念混为一个事例之中。这些都是不科学的、不严谨的,甚至是不严肃的表现。究其原因是对这几种概念的模糊认识。认识上的模糊就会直接导致判断上的偏颇,特别是对于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事物来说,这种判断上的失误就会造成不良的后果。
  对人民币认知混乱的原因分析——缺少知识、浮躁猎奇心理、恶意炒作
  长期以来,由于人民币的设计与印制属国家机密,所以,在对外宣传方面一直持谨慎态度。改革开放以后,虽然加大了宣传力度,但还是极其有限,以至于社会上关于人民币设计、印制、人民币历史知识方面的种种传闻不断出现,有些还传得十分离奇。
  目前,存在这种对人民币基本常识认知混乱的主要原因有:
  一是缺乏专业知识,不了解人民币设计印制工作的基本规律。难免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主观臆想,或者随波逐流、人云亦云。
  二是浮躁心理、急功近利心理、猎奇心理在作怪。认为只要将自己和人民币研究联系起来,自己就有了在社会上吹嘘、膨胀的资本。同时,也使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满足。
  三是一些专业媒体的不负责任,存在严重的炒作心里。现在是市场化经济,一切都以利益为驱动、为动力,特别是媒体,更需要收视率、更需要弄出一些吸引眼球、抓住观众的噱头来。事情越是离奇、故事越是离谱、情节越是曲折,就越是符合他们的制作标准。于是乎,这类没有经过认真分析、仔细调查研究的带有一定专业性的节目就这样粗糙出笼了。
  面对甚嚣尘上的“胡言乱语”,我们要大声说“不”!
  我们都知道,人民币历史研究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研究科目,需要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和一定的研究功底,更需要一种实事求是、严谨求实的工作态度,非一般人员想象的可以信手拈来、随意发挥和想象。结合以上我们所分析和剖析的种种现象,为在社会上树立印制行业良好、正确的形象,为保证人民币研究始终沿着一条正确的道路发展,为保证钱币文化的有序推进,为保证对社会公众有一个科学、规范、正确地学术导向,我们提出四条建议。
  正确开展研究——任何参与人民币研究和讨论的单位和个人在进行此项工作时,一定要有一个正确地认识,去除功利思想,去除浮光掠影的肤浅研究态度。要认真参与,科学对待,严谨求证,慎下结论。
  精心做好专业——对于人民币研究专栏的编辑人员来说,要充分认识到这是一项专业性极强的工作,要抱着敬业的态度去做,认真关注每一个段落和每一句话,关注每一个细节。对于文章提到的重要事件、重要日期、重要人物、重要观点,一定要不厌其烦地做好核实、求证工作,尽最大努力保证文稿的科学性。
  坚决指正谬误——对于社会上出现的任何关于人民币研究的错误提法和对于印制行业带有误导性的偏颇认识和错误观点,一旦发现,一定要由我们的权威人士坚决指正出来,不能让这种偏颇观点和错误认识任意传播和蔓延开来,潜移默化地在广大社会公众当中造成不良影响,最终影响到行业的形象。
  主动占领市场——作为人民币生产研制单位的印钞造币行业,要加强人民币历史知识的研究和宣传,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不对外宣传、以保密为主的思想观念。在遵守行业保密原则、不泄密的前提下,积极组织力量,开展人民币研究工作,并及时向社会公众进行宣传,广泛传导正确的钱币知识和相关文化信息。在这方面,不存在低调的问题。要知道,这块阵地,你不去占领,社会上便会有人想方设法去占领,因为它是个极具市场影响力的话题和项目。所以我们要高度重视起来,积极行动,努力营造一个科学、健康、规范的宣传和研究环境,树立行业良好社会形象,不断推动钱币文化有序发展

 

版权所有: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