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来源: 作者: 敖泽 日期: [2016-05-20]
 

  “优秀共产党员”、“文明职工”、“最佳员工”、“金牌员工”、“优秀高技能人才”......看着资料里一个又一个荣誉称号,我对胶凹印部J99-1号机机长宋子祥师傅马上有了一个非常直接的认识,那就是优秀,在这个认识下,我不禁想要更加深入地探究一下,宋师傅的这些“优秀”到底是如何炼成的呢?虽然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但工作上和宋师傅没有多少交集,所以我对他并不十分了解,这使我产生了对宋子祥师傅来一个深度采访的想法。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本来应该很顺利的采访却变成了一次“寻找”的过程。

  要想了解一位胶凹部师傅那些“优秀”背后的故事,莫过于从他一天工作开始的时候最为合适。在胶凹印车间工作过的人都知道,每天正式开始印刷前准备工作的充分与否,往往能够决定着这一天的印刷是否顺利,那些有经验的胶凹印老师傅,大多会在正式上班的前半个小时或四十分钟就提前到达岗位,进行开机前的准备工作。宋师傅是不是也是这样呢?带着这个疑问,我找到了制作部胶印工序的工艺员董良,几乎每天都泡在机台的他,想必应该对这个问题了若指掌。

  “老宋啊,我熟,他呀,每天不到七点半,就肯定已经到机台了,你那会儿去准能找着他,不光是老宋自己,他们机台的伙计在他的带动下,全都是七点半左右到岗。”刚从工房回来的董良,气还没喘匀,就不假思索地回答了我的提问。因为宋子祥师傅岁数比较大,人缘又好,所以大家都亲切地喊他“宋哥”或者是“老宋”。

  

  “说到老宋啊,他身上的故事多着呢,你还真该写写他。”董良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接着说道。“别的不说,就说质量控制这一块,老宋就做的相当不错。他的机台作废率是最低的,你知道,胶印工序不像凹印那样大气厚重,而是以细腻、严谨著称,虽然票面图案不如凹印明显,但是胶印工序的工艺质量要求更高,这就对机台人员的操作技艺和检测水平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老宋在平时的印刷中,能够充分利用离线检测一体机,人机检测结合,严格控制产品质量,杜绝连续废,大批废的产生,使产品的质量得到了全面提升。”

  “老宋还有什么故事,趁着你有空,赶紧再跟我说说。”我听到这里,赶紧拿来纸笔,准备开始记录。

  “好吧,你容我想想。对了,就上回,是老宋在印活的时候的事。在打样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票面两侧的线条粗细不一致,和样张不同,他开始以为是自己找搞的不对,才发生的这种情况,于是他又重新找搞了一遍,发现设备、压力等一切正常,可是两侧线条粗细不一致的现象依然存在,在仔细的思索和排查之后,老宋最后怀疑是印版的问题,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下版测量的话,就会影响产品的生产进度。于是老宋便开动脑筋,把一块橡皮放在印版上施压,然后观察橡皮上的图案,发现确实是印版的问题。问题是找到了,怎么解决就成了又一道难关。那活是特殊品,如果现在换版的话,对生产进度的完成以及生产成本的节约都会造成影响。可这却难不倒老宋,在调节了滚筒两侧的压力之后,问题解决了,最终,那批活的生产工作也保质保量的完成了。”

  

  “是啊,老宋这些年干得真挺不错的。”我一听,原来是制作部的安全员刘占国师傅说话了,“要不您也说说?”我转过头,对刘师傅说道。

  “老宋的机台,已经连续多年没发生产品串万、数字差错了。远的不说,最近在公司的在线清数工艺改革中,老宋从一开始的态度就是虚心求教,认真负责,一有错码绝不放过,到现在他已经能够正确合理地使用喷码装置,使喷、识码准确率大幅提高,还为这项工作在公司全面展开提供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呢。”刘师傅说道。

  听了刘师傅的话,我想要采访宋子祥师傅的愿望更加强烈了。第二天,我早早就来到了他所在的机台,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在机台上我却没有找到宋师傅的身影,只有其他的三个伙计在忙碌地进行着开机前的准备。“宋师傅来了么?”我看到机台上有一个熟悉的面孔,是和我同一年进厂的孙岩,便向他询问到。“你今天来的真不巧,我师父今天早上去给妻子挂号了,所以来的晚些,不过八点之前他准到。”

  “宋师傅妻子的身体不好吗?”我有些担心地问道,人到中年,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涌来,而其中,自己或是家人在身体方面的问题应该是最让人难以应对的一种。

  “嗨,说起来也是寸劲儿,还是春节的时候,我师父的妻子不慎得了腰椎间盘突出,都卧床一个多月了还不能动,最近家里事儿也多,儿子今年高三,正是要紧的时候,为了不让孩子分心,我师父每天下班不仅要承包所有的家务,还要帮妻子按摩。本来像这种情况一般人就会请假了,可是前段时间我们机台正在转换,我师父是大机长,要是这时候请假,车间的生产进度说不定就完不成了,所以我师父一直克服困难,每天都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仅仅用了三天就完成转换,使机台能够顺利正常生产。可是“大家”要顾,“小家”也不能不管不是?为了随时调整治疗方案,让妻子能够早日康复,我师父每周二都要先早起去宣武医院挂号,然后再来上班,当然看病的事儿就只能委托亲戚陪同了。”

  “唉,这段时间宋师傅还真是不容易啊!不过三天时间就能完成转换,也太快了,这绝对得是行先水平了吧?这其中有什么诀窍么?”听了孙岩的话,我吃惊地问道。

  “那当然了,我们常年转换时间都是保持在三天左右,最快的一次仅仅用了一天半,也就是三个台班就完成了转换。”孙岩有些骄傲的嘿嘿一笑,然后接着说道,“诀窍自然是有的,其实说起来也简单,不过是一个积累和坚持的过程,积累的多了,也渐渐摸索出了一套经验,到现在,每次转换几乎是数据化、标准化地进行着,所以,三天就转换完成,也就不足为奇了。就说这次转换,在其他机台遇到各种各样问题的情况下,我们依旧不到三天完成转换,连生产部都说我们是最后一台开始转换,却是第一个开始生产的机台,保证了公司整体生产进度的进行。”

  

  听了孙岩的话,我惊叹地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有些好奇地问道:“对了,刚才我听你称呼宋子祥师傅为‘我师父’,你是宋师傅的徒弟?是正式拜入师门的那种吗?你这也应该算是‘掌门大弟子’吧。”

  “我当然算是我师父的正式弟子,不过,大弟子可就真是不敢当了。我师父这些年可真是收了不少徒弟,起航计划、金帆工程、技术工人导师制……远的不说,就说最近刚刚获得北京市优秀团员,还有后备机长选拔第一名的张宇峰,刚进厂的时候也是拜在我师父的门下。对了,我师父还给咱们团支部讲过课呢。”孙岩嘿嘿一笑,说道。

  “对对,我记得,我记得,是大小技师上讲堂活动吧,我当时还去听了宋师傅的课呢。宋师傅为了加深我们的理解,还准备了好多机器上的零件,课也讲得深入浅出,一堂课听下来真是收获不小。”我拍了拍自己脑门说道。

  “是啊,我师父对人才培养的重视那是出了名的,你不知道吧,为了那次讲课,我师父不仅提前备课、写课件,就是收集那些讲课用的零件都费了好大的功夫呢。就拿我的亲身经历来讲,每次转换的时候,师父都会留下一块版,让我们几个徒弟来亲手操作,他在旁边观察,讲解其中的要点,然后对我们手把手的指导。通过这些,我们几个徒弟,成长得都很快。”说着说着,孙岩突然用手一指,“你看,我师父来了。”

  我抬头看了看表,果然还不到八点,宋子祥师傅就已经到了,我迎着宋师傅走了过去,还没等我说话,宋师傅就有些不好意思冲我笑笑说道:“你好,我昨天听书记说了,你是来采访的吧。其实啊,我真没啥好说的,不过是做到了一个北钞职工应该做到的,实在是对不起啊,今天家里有点事,来晚了,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我刚才跟孙岩已经聊了半天了,您家里最近有事,还能坚持按时到岗,这真的是太不容易了。”我赶紧说道。

  “还得麻烦你再等一下,我得先把机器开起来,等有空的时候咱们再聊。”宋师傅一边对我说,一边快步走进机台,有条不紊的准备开机进行生产。这可以算是大多数北钞师傅的习惯之一,只要一进入工作状态,就会一心放在机台生产上,其他的事情都自动往后排。来到北钞已经五年多了,对于宋子祥师傅的这种状态,我自然是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时,制作部的设备员鲍师傅正好例行巡查到宋子祥的机台,看到我在这里,便笑着问我,“小子,在这儿干嘛呢?”“这不是想写一篇劳模宋子祥师傅的宣传稿么,过来采访一下宋师傅。”“老宋啊,那你得好好采访采访,这老师傅,有一手!”鲍师傅一边说着,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听到这里我立马来了兴趣,马上拿起纸笔,好奇的问道:“那您快详细跟我说说呗。”“老宋啊,心眼儿活,敢想敢干。”鲍师傅听了我的话,笑着说道,“2013年正赶上他们机台设备大修、安装、调式,那时要的产量大,时间紧张,设备能否在9月份正常印出符合工艺标准的产品,是关系到公司能否顺利完成全年生产任务的一个重要因素。说起来当时的压力可真不小,而且在安装、调试过程中,由于一些改造项目事先未曾预测的问题不断出现,给正常的安装、调试带来了很大困难,严重影响了正常进度。为了保证设备在9月份正式形成生产能力,老宋坚持对维修、调试部件严格把关,凡是不符合正常印刷要求的全部重新维修。并合理制订机台每日工作计划,在没有产品转换时间的情况下,利用设备调试间隙完成了产品转换。面对几乎无法完成但又必须完成的情况,老宋的机台在8月底提前实现了产品正常印刷。更值得一说的是,就在这个期间,老宋还对墨车润滑改造存在的严重缺陷大胆提出了改进方案,与维修人员一起进行修改。原来的墨车润滑系统,是由墨车Ⅰ侧一个油泵供油,依靠两个分配阀将墨车Ⅰ、Ⅱ两侧顺序润滑,这种润滑方式的缺点是墨车Ⅱ侧油槽内的润滑油不能及时回流Ⅰ侧油槽,造成油槽缺油,油泵无法正常工作,长此以往,墨车得不到充分润滑,就会使墨车机件受到损伤。在老宋的建议下,改进后的墨车润滑方式变为墨车两侧分别独立润滑,使缺油以致润滑不到位造成机件损坏的情况得到彻底解决。”

  听完了鲍师傅的话,我再一次被宋子祥师傅认真负责,细心大胆的工作态度折服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不知不觉的和鲍师傅走了半个多车间,我连忙对鲍师傅道了一声谢,然后向宋师傅的机台跑去,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这次可得好好的采访一下宋师傅。谁成想,当我回到宋师傅的机台,还是晚了一步,一打听才知道,刚才在机器运行过程中,宋师傅发现产品偶尔有纸张折角的现象产生,虽然没有产生作废,但是按照宋师傅的工作习惯,马上停机进行排查,绝不容许有影响产品质量的隐患存在,通过排查之后,宋师傅找到了问题所在。于是宋师傅马上联系了修理人员,现在就是去找制作部申请周末加班更换和维修的事情了,一会儿回来还要继续找搞。看来,今天对宋师傅的采访可能要泡汤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原本有些沮丧,可是突然间我转念想到,在不知不觉中,其实我已经积累了这么多的素材,每个和宋师傅接触过的人,几乎都会有几个宋师傅故事,正是这样一个个故事,已经拼凑出了一个完整的劳模老宋。从这种意义上来看,我其实已经寻找到了真正的老宋,也寻找到了老宋代表的劳模精神。

  “再长的路,一步步也能走完;再短的路,不迈开双脚也无法到达”——这是宋子祥师傅的人生格言,宋师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的做的。正是像宋子祥师傅这样的一辈辈北钞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勇于担当,勇于创新,勇于争先”的北钞精神。让我们的企业在“做优、做强”的道路上大步向前。

  

版权所有: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