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来源: 作者: 子晓 日期: [2016-05-23]
 

  初春时节,云贵高原依然寒气逼人,一辆满载货物的列车在贵昆铁路上疾行。在列车的中部有两节车厢略显与众不同:透过敞开的车门隐约可以看到人影儿的晃动,那是由北钞公司职工和武警组成的第一、六押运小组在执行押运任务。

  10点左右,列车进入沾益县境内某站开始减速,根据经验押运人员知道又要临时停车了。临时停车是铁路运输中最容易出现险情的时刻,押运负责人发出了:“临时停车,注意警戒”的命令。不出所料,列车进站后缓缓地停了下来,两组人员十分默契地按照事先分工开始进行警戒等任务。1个小时、2个小时、3个小时过去了,列车依然没有启动的迹象,警戒值班的同志没有丝毫的大意,轮换值守。

  5个小时过去了,时针指向了下午3点47分。此时,午后的阳光开始淡去,3月高原的寒意渐浓起来……

  “小孙。把大衣给我们拿下来!”站在铁道边的武警向车厢里的战友喊道。

  “好咧!”武警小孙听到喊声便同战友拿着大衣跳下车厢。

  押运员都知道,火车临时停车没有太多规律可循,绿灯一亮,列车说走就走,因“三急”处理不好被甩车的事件时有发生,因此押运人员的基本功之一就是要学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处理个人的“三急”问题。特别是他们看到车站的铁路巡检人员已经拿着小锤由远及近对车辆进行检查时,他们知道火车要启动了,刚才给战友送大衣的两位武警战士便迅速地在铁道边开始解决“内急”。

  此时,在平行的铁道上又有一列货车缓缓驶过,由于两条铁轨距离非常近,沉重的车厢压得铁轨“吱吱”作响,高大的货车车厢犹如两堵灰黑色的高墙,把站在中间的人挤在了狭小的缝隙间。出现这种情况在铁路押运中也是司空见惯,本应一切如常,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正在解决“内急”,身高1.8米的武警小孙毫无征兆突然直挺挺地向后倒去,仰倒的位置又正好是另外一侧列车两个车厢的连接处。此时人事不知的小孙头部都枕在内侧的铁轨上,一只手臂还向上抬起搭在整个铁道上,而身体距离正在缓慢行驶的列车的车轮不足5米。

  由于事发突然,和小孙并排解决“内急”的战友已经被当时的情景吓得呆住了。20米开外正在检路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一情景也只是下意识地冲着机头大喊:“停车!”

  失声的叫声,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正在车厢内休息的押运员们也立即跳到门前,而眼前的一幕把他们也惊得目瞪口呆。由于鞭长莫及,他们也只能大大地张着口,用惊恐的眼睛望着这一切,毫无办法……

  说是迟、那是快,一个瘦瘦的身影从铁道边迅速冲了出来,只见牛永强一边大喊:“来人呐!”一边“噌”地窜到昏迷不醒的小孙跟前,拽住裤腿,使劲地向后拖,但躺在铁轨上人高马大的小孙只是向外滑动了一点点。货车巨大的车轮已经近在咫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旁边那个被吓呆的战士,一下子被戳醒了,他快速弯下腰,抓住小孙的衣服使劲一扯……

  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躺在地上的武警小孙,受到惊吓的人们,以及瘫坐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的牛永强,仿佛把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牢牢地定格在那里。只有那列被惯性推动着继续前行的列车产生的轰隆声好象还在述说着这里刚刚发生的一切。

  “快救人呐!”平时的安全教育及应急预案在此时派上了用场,押运员立即对刚刚从死神手中夺回生命的武警战士进行急救,有的掐人中,有的灌藿香正气水,几分钟后,武警小孙睁开了眼睛。当他得知刚刚发生的一切,泪水便不由自主地涌出眼眶,在战友的搀扶下,他站起身来,向救命恩人牛永强深深地鞠了一躬。

  “也就2秒钟,牛师傅用2秒钟挽救了一条生命!”牛永强救人的事儿很快在公司传开了。当人们问牛师傅面对危情是什么力量让他奋不顾身救人时,这位55岁,当过兵、扛过枪,在北钞工作多年不善言谈的老职工只是坦言:“就是出于本能。他是我执行任务的同事,是我并肩战斗的好兄弟!”

  后续:鉴于牛永强同志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避免了一次重大人身事故的见义勇为行为,北钞公司对此提出表扬并给予牛永强同志2000元绩效奖励。武警小孙事后经多家医院检查并未发现身体病灶,导致出现异常的诊断结果为:排尿晕厥综合症。目前,身体状况良好。

  排尿晕厥综合症:常见于男性,多发生于排尿终末期,主要是由于排尿时交感神经兴奋,心脏受到抑制,心排血量减少,导致大脑一时性供血不足所致。患者常在清晨、夜间或午睡后起床排尿时发生。该病的诱发因素主要是睡眠不足、过度疲劳、饮酒等。据公司金库管理人员介绍,在押运人员中也曾发生过类似的现象。网络搜索得知,此现象并非罕见。

  

版权所有: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