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来源: 作者: 粮食 日期: [2017-08-31]
 

  没有通知,没有约定,没有提前安排,更没有什么策划,纯粹是临时“现拉”、临时“救场”,我就“稀里糊涂”地走进了腾讯视频直播,和腾讯视频的几位“战地”记者紧张但还算爽快地“玩了一把”。时间是2016年11月4日,地点是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事由呢,就是在2016北京国际钱币博览会的开幕式现场向广大的直播观众讲述钱币知识和红色金融历史。

  在印制行业“混”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资深的“人民币知识及历史研究者”了,写过几本书、发过几十篇文章,还上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还和总行人事司的朋友们交流过,这一切的一切,都跟钱币有关、跟人民币有关。这一次也不例外,只不过真的是事先没有想到临时“演”了这么一出“节目”。

  那天早上,我们北钞宣传部一行人马兴致勃勃地来到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满怀期待地走进钱币博览会会场。里边灯光通明、人头攒动,各个展区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各式钱币。我们的眼睛很快就不够用了,新奇地看着这一切。就在我们刚刚在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展区前面照好合影、准备散开各自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展区参观时,只见总公司企业文化部的漂亮的“女干将”陶奕蓉大声喊住我,并快步冲过来用,那意思好像是怕我瞬间跑了一样。我有些被她吓到了。在跟她热情打招呼的同时,赶紧问她:怎么啦?她说:是这样的,我们和腾讯新闻在这次钱币博览会上有一个合作,他们有一个报道小组,这次专程来是要拍一些钱币博览会的镜头,特别是关于相关钱币知识和历史的报道和介绍。这也是总公司和腾讯新闻的首次直播合作。我想你来了,正好可以帮助我们开展这方面工作。这样,你现在就跟我来,他们现在就在我们的展区里。有些东西你正好跟他们介绍一下,还要回答一些他们提出的问题。跟我来吧。话音刚落,不容分说,就把我“拖”到了十几米远的腾讯记者面前。我看了一眼,那个团队一共是三个人,两位漂亮的小姑娘和一位长的并不怎么漂亮的小伙子。他们手里拿着手机,而这就是他们的拍摄工具。现在的通讯真发达,光靠这么个小小的手机就能把如此重要的新闻播报出去,还引得无数观众“围观互动”。真是给我这个与这帮年轻人隔了一条“银河”的代沟的“老年人”生生上了一课。

  闲话少说,没有任何思想准备,采访就开始了。陶奕蓉简单介绍了我一下,就赶紧忙别的去了。我则只能对着“摄像机”,一脸无奈地但又必须很快就得进入角色地回答起记者们提出的各种问题。这些问题有的是我比较擅长的,有些我确实还不太熟悉,也只能如实回答,但回答得就比较简单。我印象中他们提了一个“我们国家是否有请别国帮助我们代印人民币的历史,我们是否也帮助过别的国家设计印制过钞票”,这是我的强项,我就自信满满地跟他们侃侃而谈起来。还一个问题好像是问“世纪钞”和“奥运钞”的,这个我也比较熟悉,回答得也算圆满。

  一开始面对记者回答问题,周围还有一些好奇的观众,瞪大了眼睛盯着我看,又是这样有名的腾讯节目,我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这不是像在只有三两个人的直播间里,也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和准备,这纯粹是现场“盲答”呀,真的就是全靠你平时的那点积累和现场组织语言的能力。你想啊,“摄像机”对着你,你就说吧,停顿、打磕吧、讲错话、颠三倒四,这些错误在直播当中一不留神就完全有可能出现。我这次又跟在“央广”经济之声做节目不一样,那次也是直播,但那是有准备的直播,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直播。这次可不行呀!这次没准备,你甚至都不知道记者下一个问题问的是什么。没办法,这个时候真的是需要你静下心来、心无旁骛地迅速进入角色,没什么多想的,要迅速在“大脑”中组织起一条顺畅的、充满逻辑性的回答问题的“网线”来,而不能出现“大脑短路”的情况。老实说,像这样的经历我还是平生头一次遇到。

  十分钟的问答、讲述很快就结束了。收到了大家的“感谢声”,赶紧挥挥手,离开桃子姐和腾讯记者,逃窜到了人海里。我想,该干我的“正事”了,什么正事?到我喜欢的各个展区参观呀!大铜章展区、钢版雕刻展区,和马荣、孔维云见了面,还合了影,聊了一些事情。正在准备饶有兴趣地走进设置在北侧的“红色金融印制展览”参观时,手机响了,是陶奕蓉打来的。我大声对电话说:这点小事,还用再打电话来谢我,不用了!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对方笑笑说:不是,您还得再辛苦一下。现在他们正在采访上币的罗永辉,接下来还有技术中心的马荣和孔维云,待会儿他们要去“红色金融印制展览”,要介绍这方面内容,我想,您是这方面专家,你介绍是最合适的。所以,您先准备一下,待会儿您给他们讲讲。我感觉我的汗要下来了!我的神经立马紧张起来,但嘴上又无法推辞,只好说,好吧,我等着你们。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当我们再次“相聚”在“红色金融印制展览”展区里时,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我的肚子已经开始“叫唤”了。我绝对是带着一种强烈的饥饿感走上“战场”的。

晋察冀银行发行的钞票

陕甘宁银行发行的钞票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发行的钞票

  讲解的内容没有什么问题,我还是很有自信的。这方面我有充足的积累和准备。我曾经在和总行人事司的同行们学习交流时专门就红色金融印制进行过专题讲述,效果还是不错的。当时,总公司董事长刘贵生、党委书记韩玉婷都在现场。现在,在这个展区里,我足足讲了二十多分钟,讲述的内容跨越了从井冈山时期到新中国成立。我越讲越带劲儿,有时候就不自觉地停留在一个地方讲个没完,幸好有陶奕蓉的眼神提醒,我才一边讲着、一边带着记者往前行进。讲完之后,我们再次互相道别,我看着他们匆匆忙忙地又赶往别的地方去了,心里在一块石头落地的同时,也不禁感慨道:他们也不容易呀!也是蛮拼的。站在原地呆了半天,直到一阵阵饥饿感又涌上来,我才挪动脚步,朝展会外面走去。我想我该吃点东西去了。

  一上午的“折腾”,对我个人来说似乎有些“惊心动魄”,但却又是记忆深刻。在我看来,至少有三点好处可以留在记忆之中。第一,我又一次在社会媒体面前为传播钱币知识、传播红色印制文化作出了自己的贡献。第二、我第一次站在腾讯新闻这样的新媒体前面讲述人民币,这对于丰富我的宣传手段和形式进行了一次有益的尝试和拓展。第三、作为一名资深“糖尿病患者”,能够抗得住几个小时的费神费力的“折腾”而还能够大摇大摆地走出展会,也是一种难得的锻炼,而我庆幸的是我经受了这种锻炼,这是一次美好而难忘的回忆。

  

版权所有: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