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来源: 作者: 日期: [2017-09-13]
 

  题记: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老领导、老专家、全国劳动模范、原总公司总工程师李根绪同志因病于2017年5月27日在家中病逝,享年90岁。

  现在,行业内外不少人都在写文章纪念李根绪,纪念这位印钞界的科技老前辈,以寄托哀思。

  李根绪曾经在北钞工作过。作为北钞同仁特别是晚辈,我们也在以各种形式追忆这位老前辈。但搜集的资料越多,追忆的内容越广,内心就越不平静。总结其一生、概括其全部的人生内容,我们总是在字里行间看到这样两个字:精神!这是隐含在他所有人生实践中的核心之点,贯穿了他的人生起点和终点。

  于是,我们在他全部人生实践中拎出这两个字以作为本文的核心叙述之点。我们只是想说明:这是李根绪身上最具特色的东西,也是当今时代我们某些人身上最最缺乏的东西。

  提起李根绪,最令人称道的是他于上世纪末发明的145甲型胶印印钞机,这可以说是他辉煌人生历程中的华彩乐章,也是中国印钞设备研发从此迈入一个崭新阶段的重要标志。听起来评价似乎有些高。单从字面上看,不了解历史的人也许感受不是太深。不就是发明了一台机器吗?有那么重要吗?发明机器的人多了,况且类似的机器国外也有,为什么他发明的这台机器就成为了一段人生的华彩乐章了呢?甚至于成为了中国印钞设备发展的一个崭新阶段了呢?

1958年的北钞厂大门

  翻开由中国人民银行编印的公开出版物《中国名片人民币》一书,里边这样写道:平凸版(间接印刷)一版四色接纹印钞机(代号——145甲型胶印印钞机)可进行四色集印、四色间接套印、叠印,实现了干胶印的一版多色接纹工艺技术。印刷出的产品防伪性能强、质量稳定,对于提高第三套人民币的防伪功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在国外虽然有这类机器,但没有任何公开的技术资料。该机属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该机发明人为国营五四一厂李根绪。他从1953年起至1959年该机试制完成,创造了主体结构的印刷方法,并主持了机器的设计工作。

145甲型胶印印钞机的发明者李根绪

  需要解读一下,这里边有两个关键语句,一是没有任何公开的技术资料,这就告诉了我们当时的社会背景和严峻的国际印钞环境。当时西方国家对我们实行技术封锁,苏联老大哥对我们实行技术保密,他们称新的印钞技术就像是原子弹技术一样重要。和蔼可亲的笑容之下是深藏不露的高度戒备之心。李根绪也正是在这种毫无外援可以依靠的情况下奋而起步、踏上求新之路的。那种压力可想而知。二是对提高第三套人民币技术质量起到决定性作用。正像李根绪后来所说:当时的形势是没有人帮助我们,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我们要争一口气,要印出高质量的钞票,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争气也要有争气的资本,不是凭着你的一腔热血就能实现的。争气最终还是要体现在技术实力上。这一点,李根绪用行动做到了。这充分体现出了作为一个个体的人对于一个国家的贡献和作用。正因为这成果来之不易,这项科技发明最终于1965年2月10日获得了由国家科委主任聂荣臻签发的、国家科委颁发的发明证书。

  145甲型胶印印钞机

  一个人,他所创造的一切如果能够和国家的发展紧密结合在一起,并且由于他的努力促进了国家印钞技术实力的提升、提高了国家名片——人民币的信誉,那将是何等的荣耀。但是,当我们今天拿着当年登有他先进事迹的《北京日报》、回眸过去、用历史的眼光穿越时空、聚焦于光环笼罩之下的那个普通技术员李根绪身上时,我们发现,他没有被光环所笼罩,他早已离开了那个令他光耀四射的光环,带着新的使命又一头扎进了现实世界里、扎进了冰冷油腻的机器堆里,去发现新的问题、展开新的求索、找寻新的希望。

  我们常说: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搏,更待何时。我想,1959年4月,当21岁的乒乓国手容国团在拿下第一个世界冠军之前讲出这番话时,李根绪可能也从遥远的祖国听到了,或许没有听到,其实这都没有关系。作为同时代人,身处同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共同的信仰和精神在他们的头脑中肯定熔铸成了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拼搏——为了国家的荣誉和发展。这种信念凝结成了一种忘我拼搏的精神,这成为那个时代彰显出来的最强声音!李根绪就是这样,用拼搏和汗水践行着他的靓丽的印制人生!

  回眸历史,这种拼搏其实在建国初期就曾经有过。

  不知道这是他的一贯性格使然,还是身处那个时代所受教育的必然结果。当时,厂里根据生产需要要求在一个月之内将四部印钞机安装完毕。可主管设备安装的日本技师一听就摇了摇头说不行,要安装一部机器必须要用四个月时间才行。这个在东京来说也是比较先进的计划了。李根绪则不予认同,他根据曾经在测绘局印刷厂安装过印钞机的经验提出完全能够按照计划完成任务。这大胆的主张自然引起日本技师的不满和指责。这种不满和指责是有道理的,因为历史上没有人这样干过。但是,李根绪在接下来的安装中精心计划、大胆创新,仅仅依靠团队的力量,四台机器同时推进安装,并且用新的方法打破了既有的日本技术标准,最终用二十五天的时间完成了十六个月的原定安装时间。这是他作为年轻人血气方刚、果敢无畏气概的真实爆发,也是他不畏权威、勇于担当的一次大胆实践。

钟楼前的人流

  六十多年以后,根据这个真实事件创作的故事被收录在北钞公司的年度故事会中,用以教育年轻一代。据曾经有人怀疑过它的真实性,可能是对其中演绎的部分细节不太相信。其实这确实是真实发生的。我们在北钞历史档案中调取了当年北钞劳模大会上的发言辑录,里边收录了当时任北京人民印刷厂一二车间技术员的李根绪的发言讲稿,里边这样讲到:日本技师的不满和指责成为我前进的勇气和动力。我想,困难是有的。但是,困难在共产党员面前是不存在的。困难就是为了让我们党员去克服而出现的。我要让所有人看看,共产党员在困难面前不仅仅有热情和信心,更有技术和实力。我们要的就是这样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支持着我前进。我要用日以继夜的工作在一个月内安装起这四部机器。我们是说到做到的。

印刷科:李根绪曾经开展印钞设备研发的一线岗位

  这是历史,需要我们温故;这是过去,需要我们审视;这是信念,需要我们感知;这是精神,需要我们融会。迄今为止,历史上存在过的所有劳模和先进都有它们存在和闪光的理由,可能侧重点不同,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在他们身上始终闪动着一种精神,那就是坚忍不拔、迎难而上、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不断创造辉煌的积极进取精神。李根绪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一生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唯其如此,更显其精神宝贵,唯其如此,更叫人发自内心的折服和敬佩。

  翻看岁月铺成的履历表,我们看到——在研制成功145甲型印钞机之后,李根绪和他的团队又提出了研制更先进的245甲型印钞机的设计思想。这种印钞机可以实现正背双面8个基本色的印刷,是更先进的一版多色双面凸版间接印钞机。他们成功了!这项发明于1960年获得国家二等发明奖。

  在研制245甲型印钞机的同时,李根绪根据印钞生产需要,马不停蹄地与同事合作,改进了一版四色凹印接纹印钞机。他们又成功了!这项成果于1960年获得国家重大科学技术奖。

  以上两项成果都被打上了“机密”印记,绝不外传。这说明我们也开始拥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印钞核心技术。这是我国印钞技术不断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标志。这其中,李根绪的贡献最大。这两项成果,再加上被称为李根绪人生华彩乐章的145甲型印钞机的发明,全部应用到了第三套人民币的印制当中。特别是大面额的生产,极大地提高了人民币的印制质量,提升了人民币的美誉度。

  上世纪六十年代,李根绪主持设计研制了145丁型印钞机。这项成果研发的背景是当时我国已宣布停止流通由国外印制的3、5、10元券,但国内印制钞票的设备能力又严重有限,发行很是紧张。而145丁型印钞机的研制成功使其成为世界上色数最多的凹版印钞机(当时世界上只能印刷三色、我们却能印刷四色),彻底结束了我国不能制造轮转式凹印机的历史。李根绪继续保持着成功的纪录!这个项目于1966年1月获得了中国人民银行技术改进二等奖。

145丁型凹印印钞机

  上世纪七十年代,李根绪作为主要设计人员主持设计研制了72型印钞机。它是以凹印为主的平凹凸综合印钞机。它的研制成功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除了担负起第三套人民币的印制任务之外,还成为第四套人民币前期生产的主力机型之一。李根绪延续着这种成功!1978年,该项成果获得由国家科委颁发的国家科学技术奖,也同时获得了中国印钞造币行业科学技术一等奖。

72型凹印印钞机

  在第三套人民币生产期间,为支援三线建设,北钞公司将几乎所有的凹印设备都调拨到了四川东河公司,厂内设备严重不足,完成生产任务面临挑战。李根绪与同事合作,果断地将德国1937年制造的单色三版轮转凹印机改装为75型四色轮转凹印机,很快印制出了第三套人民币最大面额十元券票样,有效缓解了这一矛盾。

  他们再次演绎了成功!

75型凹印印钞机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社会主义经济的快速发展,货币需求量呈不断上升趋势,印钞任务量也不断加大,印制事业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尤其是在印钞设备方面,出现能力严重不足的问题。新时期印制行业“两个严重的不适应”,其中之一就是设备生产能力的严重不足。为了解决设备能力出现的“瓶颈”问题,1982年,李根绪主持设计研制了82-1型四色凹印机和82-2型四色凹印机。

82型凹印印钞机

  2007年,时任总公司技术中心设计研发室主任的毕明这样回忆道:我到行业参加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李根绪负责设计的82型印钞机。李总(工程师)对设备改造的思路十分清晰。他分析了72型联合印钞机的现状、不足之处以及联合实验的情况,提出研制82型。经过努力,82-2型四色凹印机投入批量生产,前后共生产42台,装备到行业内所有印钞企业,为印制第三套、第四套人民币发挥了重要作用。1993年,此项成果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科技进步一等奖。李根绪把他的成功标记深深地印在了他六十多年人生历程的征途之中。

  其实获得荣誉的这一年,他已经办理完离休手续整整三年了。获得荣誉的这一年年底,他因患肺癌住进了医院。

  人生本该歇歇了。但他偏不知累。他像一只上足了发条的钟表不停地沿着既定的轨道默默坚定地前行。

李根绪在工作

  在医院里,他一边与病魔进行斗争,一边继续他的设备研发工作。1995年,他完成了《M95型印码机可行性报告建议书》的审核修订工作。这份倾注他极大心血的建议书被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组织的鉴定会一致认为:集色印码工艺构思新颖,填补了国内空白,为国际首创。李根绪再次用他的生命保持着这种成功的纪录!

  他离休后受聘担任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技术中心技术顾问,自愿放弃悠闲的退休生活。但岁数大了,身体不饶人。过快的工作节奏透支着他的身体。这也是导致他最终病倒的主要原因。对此他淡然一笑,表示并不后悔。他婉言谢绝了国内一些公司的高薪聘请,依然拿着那微薄的固定工资,工作在他熟悉的印钞研发岗位上。他说,谁不想钱多点生活得好一点呢。但我首先是一个人,一个有信念追求的人。迄今为止,我所做的一切背后都源于一种信念,源于一种精神。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正是这种精神的力量,使李根绪在晚年依旧像个年轻人一样活跃在印制战线上,不断思考、不断钻研,不断提出一些新的蓝图和设想。虽平淡辛苦,仍乐此不疲。

李根绪参加庆祝国庆40周年茶话会

  是的,成功来之不易,成功属于永不停歇的奋斗者和勇于进取的攀登者。李根绪——在他不停奋斗的履历表中,在他人生重要里程的几个重要节点上,写满了这样的四个大字:拼搏、成功。是的,成功来自于他的拼搏、而拼搏也造就了他的成功!而更重要的是、更可贵的是——这种成功、这种拼搏,它的动力,绝不仅仅在于追求个人的成功!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而在于中国印钞行业的成功!在于国家的成功!或者更准确点说,就是在于把个人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把个人的命脉和国家的命脉紧紧捆绑在一起的荣辱与共的拼搏与成功!这是大写的成功!这是具有高尚人格和精神品格的成功!这是人生的最大成功!

  正是由于他的拼搏和那些载入史册的成功纪录,也使他收获了数不清的荣誉——多次被评为行业先进科技工作者,被授予北京市、中国人民银行以及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1991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9年12月,作为为印钞造币行业发展做出过突出贡献的老专家,被中国人民银行授予“印钞造币勋章”。

  1999年,人民币设计专家组合影

  这些年,作为传统历史教育内容,李根绪的事迹通过各种媒体传遍行业内外。《中国印钞造币》报上有他,总公司行业网站专题报道中有他,《中国名片人民币》中有他,《中国印钞造币行业教育读本》中有他。行业举办的大型活动中有他,各企业以传统教育和励志为主要内容的各种故事会中还有他。他的名字在行业内已经是众人皆知。但作为李根绪——一个普通的老人,依旧如从前,依旧是那身朴素的衣着,依旧拄着他的那根拐杖,依旧面带微笑,安静地生活在北京市西城区白纸坊地区,慢慢地走在绿荫掩映下的幽静的街道上。

李根绪讲述印钞故事

  李根绪晚年经常回忆过去,他特别留恋那战火纷飞的年代。那是他人生中从事印制事业的最初的起点。他是天津人,1946年,19岁的他投身革命,来到晋察冀边区印刷局。在那里,他开始了解革命道理,开始接触印钞知识。1948年,他参加了边区“45天生产大突击”活动,印制边区钞票,支援战争发展。他因在工作中表现突出荣立了“一等功”。这是他人生的加油站,成了他不断前行、创造更佳成绩的动力。1949年年底,他随中国人民银行第一印刷局进入到刚刚完成了支援大军南下光荣任务的中国人民印刷厂,成为一名新时代的印钞工人。可以说,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完成了从一个年轻幼稚的学徒工向一个中国印制行业的生产技术能手的蜕变,火热的革命印钞生活使他真正走上了一条为国效力、最终创造出无数印制科学奇迹的创新之路。除去前面我们给您介绍的那些事迹之外,仅离休之后他就取得了四项技术专利,可见其背后付出的心血和艰辛。

  张家口市:李根绪战争年代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李根绪是一个硬汉。是平时不苟言笑、说起话来掷地有声、不会拐弯,待人热情、但是骨子里却从不服输的那种实实在在的硬汉。硬汉也有老去的时候,硬汉也有倒下的时候。大凡这种硬汉,最受不了的就是躺在床上看着别人工作。那是让他最难受的一件事情。

  李根绪晚年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还有很多事情要完成,可能来不及了。躺在床上,身体的各个部位已经老化,动作迟缓、反应迟钝、声音含混,很自然地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只有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只有那充满期待的眼神,还能告诉我们,李根绪——依然是一个战士,依然是一个硬汉,依然活跃在我们身边,依然行走在印制科技发展的征途之上。

  这眼神,给我们年轻人最深的启示就是,不要忘记我们所拥有的一种精神,这种精神不会因为身体的改变而改变,不会因为阅历的改变而改变。这种精神必附着在我们的体内、永驻我们心间,必时时刻刻填补占据我们随时都可能因为物欲横流的现实诱惑而变得空虚的心灵,因为我们都是得了李老“真传”的人。

  什么叫传承,这就叫传承。

  传承什么,传承一种精神。

  传承一种什么精神,为国效力、责任担当、锐意进取、不断创新的精神(个人价值的实现也必在其中)。

  这一点如果我们做到了,相信李老在另一个世界——也就心安了。

  后记:纪念,绝不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式的、简单的歌颂一番了事,而是要在纪念中找出最能激发我们前行的那份精神动力,找出最能刺激我们灵魂、逼我们在目空一切的麻木状态下迅速警醒的无畏的行为。李根绪走了,我们还在。印制事业还在。繁重的任务还等在那里。但我们行吗?我们能否像李根绪那样,执着地、一如既往地、义无反顾地、始终不渝地为完成我们既定的目标而在所不惜、奋不顾身,我们需要回答,需要用行动来回答。这里的差距,说一千、道一万,也就两个字:精神!看看你身上吧,扪心自问,有没有他身上的这种精神。这就叫做——灵魂的拷问!

版权所有: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